女的,什么都搞。这个圈名是取谐音“敷衍”的意思不能叫我敷衍不然我顺网线爬过去杀你妈哦。日常沙雕精分鸽子精,偶尔神经发作更个文,总之就是沙雕就对了。
找我玩嘛。

晚安。

我气死了气死了美图秀秀弄不了....

尽力了。

——小凡高 狐狸

“下课。”高杨轻轻合上课本,又轻轻放在讲台上。


明明在其他人看来是再普通正常不过的一个动作,可在黄子弘凡眼里他的小高老师已经委屈得快哭了。


黄子弘凡心里的问号就像是工厂批发来的,对小高老师的心疼也是不要钱一样地往外冒。


——他委屈个什么劲儿啊????


——呜呜呜呜小高老师不要委屈了过来让我抱抱!!!


高杨因为收拾器材而低垂下去的眉眼显得他更加委屈和落寞——当然只是在黄子弘凡眼里。


黄子弘凡忍不了了。


黄子弘凡从座位上跳起来奔向讲台。


“小高老师!器材我帮你拿回去吧!”


活泼男孩儿的声音就像是一束阳光,强势地破开他周遭的阴暗。


高杨拿起...

就是这套图。
脑子进嘎的猫猫。
图源水印侵删。点进合集即可收获猫猫内心活动x1。

【云次方/嘎龙】点我看猫猫脑子进嘎

*看了张图上头产物。

*歌手嘎x猫妖歌手龙

*是黑色猫猫!!!

*论郑云龙参加商业酒会时的心路历程

*我也更了 @乔子槐

“无聊。”郑云龙想,“什么时候能回家。”

今天造型师做的发型足够蓬松,郑云龙悄悄把耳尖从头发里伸出一点。

小小的、黑色的耳尖。没有人能发现。

“胖子的猫砂早上忘记铲了,一会儿回去会被它挠吧。

“不过没关系,大不了我就变回猫——它就不能挠我了。因为我可以趴在嘎子肩上呀,嘎子会保护我的。”

眼珠咕噜一转,被自己的小聪明会到的某郑姓猫妖点了点头。

“嘎子。嘎子。

“嘎子现在在哪儿呢?他在家吗?

“还是在市场买菜?我记得他今天没有工作。

“我昨天和他说...

过什么生日过生日。

死了算了(鸽手发言)

【小凡高】老鹿乱撞

*梗源网络 侵删

*继续向下收获内心戏超多小黄和心机小羊。

*有个彩蛋 找到了评论告诉我哦。


谁的心里没有一头小鹿呢,每当遇到合眼缘的人就像是遇到了合胃口的草,拼命撞着心口想要跳出去。


黄子弘凡也不例外。他总是能遇到各种各样有趣的人,像是学校图书馆里安静看书的姑娘,或是街边搔首弄姿的街拍模特儿。


每当这个时候他心里的小鹿就会跳一跳,用新长出的角轻轻磨蹭他的心口——情窦初开的少年嘛,总是那么容易动心。


黄子弘凡这样给自己找借口,以此掩盖自己的小小花心。


到了他二十四五岁的时候,他的小鹿已经长出了漂亮的、像树枝那样的鹿角。性格也逐渐变得沉稳,不再因为擦肩而过的某个姑娘向黄...

我什么时候能写呢。
我也不知道。

谁能受得了绒绒噘嘴呢。
我是不能。

我天我的梦太神奇了。

记个梗。

黄子弘凡x高杨 红衣侠客x白衣..这个我没梦着。

虽然很俗但是我梦里的场景巨他妈美好。

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呀。
翻相册看到这张——太绝了。

1 / 10

© 傅衍_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